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体育 > 武汉“封城”前一刻,一名大三女生决定留下来

武汉“封城”前一刻,一名大三女生决定留下来

[导读]:2月15日,疯狂的电闪雷鸣后,武汉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这座疲惫的城市在大雪纷飞中更加静默,这样的武汉,有些陌生。 仁珺靠在窗边看,不由想起了去年的初雪,下得更早、...

2月15日,疯狂的电闪雷鸣后,武汉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这座疲惫的城市在大雪纷飞中更加静默,这样的武汉,有些陌生。

仁珺靠在窗边看,不由想起了去年的初雪,下得更早、更烈。那是个没;课。的;早晨,到处”都是相约玩雪的朋友,把凉凉的雪天变成了欢闹的宴会。

作为新闻学院广播电视系的大三学生,她年后要开始大实习了,考虑到假期时间短,回老家云南临沧的机票又贵,仁珺咬咬“牙,决定在武汉、过年。1月18日以来,仁珺就暂时住在华中科技大学的博士生公寓里,楼里多是寒假留校的学生。

一个普通人在灾难面前能做什么呢?仁珺的第一反应是想逃。1月?22日晚上,她订好了次日回云南的机票,收拾好行李,躺在床上,比任何时候都思念那个暖洋洋的、小城。但凌晨的一纸封城公告堵住了她的回家路。

仁!珺不愿意放弃,她23日一早退掉机票,抱着侥幸心理打开买票软件,竟线的高铁票。为了,赶着出门,她几乎是跑向行李箱的。但一瞬间,她想到了高铁站人山人海的拥挤。万一自己携带有病毒呢?万一自己在途中感染了病毒呢?万一自己把病毒带回家了呢?

说不害怕是假的,一向坚强的仁珺在电话里强忍眼泪。留守江城,这绝不是一、个能够轻易做出的决定。担心电话那头的父亲听出自己的异样,她努力稳住嗓音的颤抖,听着父亲一遍一遍地安慰、叮咛。

现在她!一个。人待在疫区,必须要更加小心。抹了抹眼泪,仁珺立刻?戴上口罩,全副武装前往校内绝。望坡的药店采购。

从公寓出来往下走,就是绝望“坡,再往下,就到了东九:教:学楼。长长的:一段陡坡,是住在中西边学生上课的必经之!路,很多学生踩单、车爬坡,经常踩到半路就踩不动了,累得下来推车。时间久了,大家便叫它绝、望坡。

但仁珺顾不上累。医用酒精、洗手液、84消!毒液、抗病毒口服液……她在心里一遍遍盘算,生怕遗漏什么,好在此时店内物资。还算充足,很快便找齐了所需的物品,她却突然听见店员和进门的顾客在高声谈论什么。原来,两位住在华科校内的居民!急匆匆赶来,想要多买一些口罩和各类“药品。

“能不:能不囤货,多留一些口罩给后来的人?”“疫情再怎么严重。也不能乱吃药啊!”仁珺听见那个穿白大褂戴着眼镜的大叔这样说。即使这是营业的最后一天,他也没有放松自己作为医疗从业人员的要求。

临走时,大叔叫住她,眼神瞄向门”外的顾客,提醒道:“他没戴口罩,你离他远一些。”仁珺心里暖暖的,这是。她在封城后收获?的第一份陌生的善意。她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力量。

天气阴阴的,有些冷。仁珺走出药店,加快了脚步。绝望坡后便是校内的居民区,上坡路上有各式各样的店铺,像是一条藏在校园里的小型集市:街。

在一。个水!果摊前?停下,买了些?香蕉和橘子,仁珺顺口一问:“您这里什么时候关门啊?”老板娘挂在嘴边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仁珺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祝您新年快乐!”她看到老板娘的眼睛里有光闪了一下,也笑着回道:“新年快乐。”那一刻仁珺”明白了,那股奇异的力量,来自灾难中的陌生人彼此慰藉的善意和共鸣。

餐馆的小哥、便利店的大叔……破天荒地,性格并不算活泼的仁珺一路走,一路祝福,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她“每说一遍,就多一分!勇气。

从“武汉到华科,再到公寓里那方堪堪七?八平米的天地,仁珺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她知道,这是疫情越发严重、的信号。

仁珺忍不住拿出手机一遍遍:刷新一线的消息,将感染者的症!状一条条地与自己比对,“我会感染上;吗?”她心:里没底。

仁珺所在的,公寓共住了26名学生,大多数是本来就住这!里的博士,每个人都领到了45个医用卫生口罩。学生们不能出门,一日三餐都由学校免费配送,每天早上八点到八点半,趁着孩子们下楼领早饭的空挡,宿舍管理员还会为他们量一次体温,以确保没有发热的迹象。

非常时期,宿管的工作多了不少,不仅要像往常一样;打扫卫生、按时巡楼,还要负担整栋大楼的消。毒工作。同学们经常出入的一楼大厅,他们每天要“消毒数次,电梯里贴着他们的工作记录表,完成消毒后要在上面签字。考虑到学生的生活物资消耗问题,学校决定由宿管统计清单,每十天集中采购一次。

她原定二月初前往北京实习,现在正在做线上的运营工作,虽然很忙,但总算为她单调”的生活增添了一些色彩。院系辅导员范老师每天都会通过微信询问她的情况;朋友们怕她无聊,赞助了各大视频网站的会员;和父亲每天的相互问候成为习惯……在这个小小的公寓里,她渐渐学会了在重复的日常中得趣。

担心女儿久坐缺乏运动,父亲常告诫她“多动一动”,从小爱好舞蹈的仁珺便动了在公寓练舞的心思。从前住四人:间,空间小”还会打扰到其他同学,仁珺只有趁宿舍没人的时候才能看视频学舞。现在一个人住,正好可以练练舞,她会把练习的舞蹈录成视频发到朋友圈,等待父亲的走心评论:“对,就这样,加油!”

父亲是不善表达的。他不会说那些露骨的思念,但每天一通电话从来不断,每次都要叮嘱她“做好防护”、“好好保。护自己”、“好好休息”。一日“又一日,仁珺的焦虑:和恐惧就在父。亲笨拙的关心下消解了。

仁珺留守江城已经一个多月?了,尽管还是会因为各:种关于疫情的报道揪心不已,但心态已经平稳了:许多。一想到全国各地的物资和医务人员都在快马;加鞭驰援。湖北,她心里就有说不出来的澎湃和感动。

又到了下楼领饭的时间。仁珺戴上口罩,拉紧羽绒服的领口,出门便瞧见有学生喂食公寓附近的流浪猫。这猫不知疫?情严重,只管每,日大快朵颐,倒是比来。的时候胖了一圈。她不禁羡慕起这只猫的,自在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ty/2020/0222/968.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