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时尚 > 想做造型师、创意总监?Julie Ragolia告诉你怎样培

想做造型师、创意总监?Julie Ragolia告诉你怎样培

[导读]:本周,Yoox Net-a-Porter首席执行官离职,但表示会继续留任公司董事长;阿里巴巴宣布新一轮组织部晋升名单;Gap Inc.任命Old Navy现首席执行官为下任首席执行官。 意大利米兰毕业于哲学和摄...

  本周,Yoox Net-a-Porter首席执行官离职,但表示会继续留任公司董事长;阿里巴巴宣布新一轮组织部晋升名单;Gap Inc.任命Old Navy现首席执行官为下任首席执行官。

  意大利米兰——毕业于哲学和摄影专业的 Julie Ragolia 自称是来自布鲁克林的一个“好斗的街头小孩”。她在布鲁克林学院时为舍友设计过拍摄造型,从此就开始了自己的时尚业生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Ragolia把一份作品集寄到了MTV,被MTV聘为员工造型师。

  Ragolia找了代理机构,纽约的机构Streeters看了她的作品集后,建议她去申请(时任)《W》杂志时尚总监Alex White的助理一职。正是在《W》杂志工作时,“我恍然大悟——时尚的确是一种艺术形式。”

  Ragolia后来还为Fader、Man of the World和At Large之类的杂志工作过。这位造型师及时尚总监还在广告活动和红毯走秀中与各品牌合作、为它们提供咨询,并为 《10》Magazine、《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L’Uomo Vogue》 和 法国版《GQ》撰写过文章。她为Theory和 Ermenegildo Zegna 等品牌设计了走秀造型。如今,她把自己的职业建议分享了出来。

  我之前从未想过要进时尚圈。我原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策展人、艺术评论家或是教授。虽然时尚对我一直很有吸引力,但我是来自布鲁克林的一个爱打架的街头小孩,家庭条件极为一般。在我人生的那个时间段,从时尚行业当时的状况来看,它似乎并不适合我。

  我起初考上的是纽约大学的电影专业,但我意识到,自己并不想做导演。那所大学的学费很高昂,所以我转到了布鲁克林学院,去学习哲学和摄影。我会和舍友一起拍摄,而他作为初露头角的时尚摄影师,说我永远都不可能在这一行里有所成就。所以我就整理了一份作品集,给 MTV 发了份简历。

  我跟随自己的内心,朝着音乐的方向靠近。而 MTV 的人碰巧看到了我拍的一张作品,然后就给了我一份工作。后来我就开始为 MTV 请来的名人嘉宾和 DJ 做造型,但我那时还没确信自己是在时尚行业工作,因为我当时还没发现它也算一种艺术。

  我身边的人都在讨论找代理人的事,所以我就觉得,我也应该找一个。我去了一家名为 Streeters 的机构。因为我是在街头长大的,所以我觉得和他们最有关联感。他们看了我的作品集,说我没有足够的表现力,但 《W》杂志的 Alex White 正在寻找新的助理,我应该去申请那份工作。

  那时候,我在《W》杂志为(White)工作,亲眼看到了(在)时尚行业工作要做多少事,正因如此,我才恍然大悟:时尚的确是一种艺术形式,它涉及了社会、政治和文化等方方面面。我发现,做时尚社评时的思考过程融入了很多的艺术元素。它变成了我脑海中的创造性力量,因为理解社会的探索可以通过时尚来实现。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最大的资本就是在成长过程中内向羞涩,而且一直非常羞涩。因为这种畏缩让我拥有了更广阔的视野。我会观察人生,而且我总能感觉到事情的发展方向,因为我一直都是个文化观察者。在我的思维中,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文化上的参考因素都会是最重要的。

  如果你在类似于 MTV 的地方工作,如果你不去观察文化,那么你要和谁说话?在布鲁克林的街道深处长大,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音乐。它包围着我,以一种多文化、多参照的本质影响着我。它永远都是我个人和我的工作中的一部分。

  刚开始设计男装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行业充满了活力。纽约出现了几个年轻的设计师,似乎有些东西在不断地翻腾,然后突然间,男装设计师和男装品牌就有了发言权,男性模特可以展露真实的自己,而女模特还不能。有段时期,男装领域要更诚实,就是这一点吸引了我。

  我喜欢这个行业如今正在发生的变化,因为女性可以做真实的自己。女性模特不仅仅是用来支撑服装的衣架,虽然听起来很粗鲁,但过去确实是这样。一切不再是只为了服装——而是在于是谁穿着这些衣服。从出自内心的感觉来说,人们更关心另一页上的人是谁,而这就是时尚令人兴奋的地方。

  对于像我这样,在这一领域感觉轻松自在的人来说,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因为我觉得所有同伴都有了发言权。Slick Woods近期在《Vogu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她的母亲,以及她自己为人母的故事。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自己与一本杂志之间的联系,因为在成长的过程中,我看不到自己。人们可以在杂志上找到自己的身影,这一点对我来说一直很重要。

  我需要在人们行走时感受到某些东西。我从来都不想让人觉得,他们只是穿了件衣服。如果我无法相信,那我就做不到,因为我永远都不想感觉到不诚实。这和社评一样——我会从人的角度做选择。

  我一直都觉得“街头选角”这个说法很有意思,因为每个人都是在街上被选中的。就算是像吉赛尔(Gisele)这样的顶级模特也一样。这种人或那种人之间并没有区别——有区别的是你围绕每个人所讲述的故事。如今,这个行业正如我们所有人的想象,我对此很是感激。

  永远要尽可能地保持诚实,永远不要觉得,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我足够幸运,到 70 岁时还能在这个行业里的线 岁的孩子一样,试图弄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永远都不想失去那种孩童般的好奇,我也永远都不会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伟大的事,因为那样一来,我就不能变得更好了。

  至于这个行业内的年轻人,我认为,我学到的最宝贵的一课就是要真正理解自己的工作是什么。如果在初入行时没有学会如何做预算,或是没有学会如何确保自己有条不紊,那我就不可能在为一位重要的名人设计造型的同时设计一场时装秀,以及撰写 3 篇不同的社评。

  在工作时,我也是个很冷静的人。因为我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心怀感激。我是从一无所有中成长起来的,所以,仅这个月内,我就从纽约飞到米兰,又从巴黎飞到墨西哥城,再飞到洛杉矶。能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真的令人难以置信。

  曾经有实习生和年轻的孩子问我关于上造型课的事,但我总是建议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其它美学领域上,因为你能从外界带入很多东西。这个行业就是要弄明白,如何解读现下已有的东西,以及如何预测未来要出现的东西。对我来说,花时间参观画廊和博物馆是一种获得成长的出路,并且,我也因此获得了更广阔的视野。

  了解文化——真正地去观察它。坐在一张长凳上观察别人。你会学到许多关于人们如何行动、如何思考以及如何穿着的知识。再往后,你就会看到令人兴奋的人类微妙暗示行为。观察是最佳的教育工具。

  耐心。没有什么事是能一蹴而就的。有些时候,似乎人们就突然从不知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开始做活动或是摄影。但其实他们已经在脑海里和内心深处计划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什么事情会随随便便地发生。这些人已经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为之准备了很长一段时间。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ishang/2020/0403/345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