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时尚 > 脱掉防护服整瓶盐水泼眼睛 记者全程跟拍麻醉医

脱掉防护服整瓶盐水泼眼睛 记者全程跟拍麻醉医

[导读]:抢救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哪项治疗最危险?答案就是气管插管。因为当患者的口腔、气管被打开的瞬间,高浓度病毒就会随呼吸喷涌而出,弥漫在医生的面部和身体周围。 昨天,我们的...

  抢救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哪项治疗最危险?答案就是气管插管。因为当患者的口腔、气管被打开的瞬间,高浓度病毒就会随呼吸喷涌而出,弥漫在医生的面部和身体周围。 昨天,我们的记者朱慧容跟随一支插管小分队深入武汉协和医院污染重区,见证了与死神抢夺生命的惊心动魄。

  总台央视记者 朱慧容: 说实话,对于麻醉医生来说,我不是特别陌生,因为我们家里有些亲戚朋友也是做这一行的。平时的时候,真的没觉得麻醉医生的工作这么凶险,但是在全程跟踪拍摄下来之后,我就跟他们医生说,你们这个工作真是太危险了,而且麻醉之后,病人还不知道你们是谁,你们就治疗完了,真的是无名英雄。

  当时协和医院的麻醉科的陈主任特别认真的告诉我,我不想当英雄,我们科室的人我也不想他们成为英雄。我马上就追问了一句,为什么?本来想主任肯定会说一些特别体面的话,但是得到的回答就是现在大家在节目里看到的那句话,他们想科学地做好本职工作,做一个合格的医务工作者,每个人都平平安安的。特别朴素的一句话,我当时就被这句话触动到了。现在全社会都在说他们是最美的逆行者、白衣天使的时候,他们还能保持这一颗平常心,在被病毒包围之下,始终用专业和职业的态度去治疗每一位患者,我觉得这个真的是难能可贵。

  还有一个细节也是让我印象深刻,当做完治疗后,我跟女医生去换衣服、做一些清理。原本我觉得就是洗洗脸、消消毒,但是没想到的是,当医生脱掉防护服以后,他们是用一整瓶生理盐水,在拼命的泼眼睛,用一大捆棉签,清理自己的鼻孔和耳朵。 不夸张的说,是特别用力的搓,每一个地方都会洗好几遍,是特别认真的洗到每一个地方。

  我就问他们,咱们已经做了这么严格的防护,还需要这么洗吗?护士就说,刚才在抢救的时候,好像动作有点大,不知道是不是把缠的胶布弄开了,所以现在多洗洗。

  说的时候她的表情特别放松,但是看她洗的动作我知道她心里其实是紧张的,脱掉白大褂,他们其实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也会对病毒产生恐惧。当他们穿上白大卦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患者身上,就成了一个我们眼中不畏生死的医生。我想正是因为这样一群人的存在,让我们能直面病毒,直到最后战胜病毒。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ishang/2020/0301/175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