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时尚 > Fendi:女性主义的欢愉与痛苦

Fendi:女性主义的欢愉与痛苦

[导读]:Silvia Venturini Fendi已经将个人风格以微妙的,但又瞩目的方式注入到这家意大利家族公司中。 意大利米兰在Karl Lagerfeld丰富精彩的职业生涯中,他涉足过众多领域,而电影中的服装指导可...

  Silvia Venturini Fendi已经将个人风格以微妙的,但又瞩目的方式注入到这家意大利家族公司中。

  意大利米兰——在Karl Lagerfeld丰富精彩的职业生涯中,他涉足过众多领域,而电影中的服装指导可能是其中提及最少的例子之一。甚至是狂热的影迷Silvia Venturini Fendi也不知情,他曾为法国影星Bulle Ogier在1975年主演的电影《情妇》(Maîtresse)负责服装造型。这或许并不奇怪这一季考虑了这部电影,它讲述了一位女性过着双重生活的故事,在楼上是尽职尽责的资产阶级,地下室里是硬核的施虐狂。电影引发了一场丑闻,最初在英国遭到禁播。Silvia在开始设计新系列之前,喜欢在她的工作室中放映一部电影(95%成员为女性),来营造这一季的氛围。当她播放《情妇》时,有些人走开了,显然几十年后这部电影依然具有震撼人心的能量。它的邪恶影响是为Silvia量身打造的。

  毕竟,她一直是那种设计师,对立物互相吸引。如何把世界上最知名的奢侈品牌之一变成为异类和局外人服务的平台,便是她坚信的。但是上周四的时装秀上发生了其他一些事情,这种优雅的走秀你再也无法看到,从妆发到印象深刻的剪裁和配饰,到键盘手Alessandro Cortini演绎的大规模实时电音项目,还有Fendi故事的长期贡献者Charlotte Stockdale和Katie Lyall,他们创立的伦敦饰品品牌Chaos和Fendi合作设计面向恋物癖的手机和平板电脑配件(也是打火机配件,虐恋女主人看到后不会放手)。是的,这场秀也承认了该系列灵感来源于施虐狂的地牢。毕竟,BDSM所要求的完全控制让它成为了高定时装的近亲。

  正像她的灵感“Maîtresse”平衡了欢愉和痛苦,Silvia编织了一幅对比强烈的挂毯:骑士的黑色皮革和睡衣的粉色缎面,朴素和放纵。Silvia已经将个人风格以微妙的,但又瞩目的方式注入到这家意大利家族公司中。曾经,Fendi是Fur的另一种拼法。现在,系列焦点正在转变。是的,皮草还以一种巧妙的腔调在那里,但是本质上是令人惊叹的廓形,以及可以支撑它的材料。黑色皮革运用到背带连体衣当中,炭灰色羊绒在紧身胸衣上适当打造了几个洞,像激光一样照亮了Karen Elson的身体。如果Elson是终极毛衣女孩,那么Maria Carla Boscono的黑丝绒紧身连衣裙上的同色蕾丝领口,便是YSL时装对过往的完美弥补。你或许知道它的样子,Jeanloup Sieff将它变成有史以来最具标志性的形象之一。Silvia设计的Juliet袖(主教袖)甚至和原版一模一样。

  主教袖独特的精准和掐腰设计相匹配,奠定了这场秀的基调。着正装。在秀的第一部分中,Silvia构建了搭配相衬的情绪,于是在第二部分,她能够能自如颠覆这种情绪。她称之为“女性气质的基础,”她称为:“强烈的粉色、蕾丝、吊带、长筒袜、丝袜、贴身内衣、闺房、吊袜带……最陈腐的代码。”换句话说,它象征着对男权幻想的满足和屈从,在这里则改造成强烈的自我实现。

  秀场记录描绘了一个不太可能的场景:将闺房带进会议室。谁会被打扰呢?“但是想象一下,董事长有一天身着粉红色的缎面服装,”Silvia若有所思地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J.Edgar Hoover是出名的异装癖,或许他在自己的卧房中也有过类似的幻想。但是和Fendi更宏观的愿景相比,这不过是小事一桩。“我不喜欢政治,”Silvia说:“但是父权已经失败了,现在是时候改变。我想把‘女权主义者’和‘女性主义’两个词语合并在一起。”请加上“强有力的”。

  Miuccia Prada的秀比Fendi早几个小时。这两位意大利时尚界的女性傀儡领袖,对于如何继续向前迈进的想法十分接近。因此,他们在本次时装周上呈现的系列最为强劲,是完全合理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ishang/2020/0226/1287.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