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社会 > 国际锐评丨“政治凌驾于科学”,美国防疫跌入

国际锐评丨“政治凌驾于科学”,美国防疫跌入

[导读]:新冠病毒疫情在各国散播,各国抗疫成绩相去甚远,如何处理政治与科学之间的矛盾,无疑;是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处理得好,不仅疫情可以得到控制,而且社会经济也不至于损失...

“新冠病毒疫情在各国散播,各国抗疫成绩相去甚远…,…如何处理政治与科学之间的矛盾,无疑;是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处理得好,不仅疫情可以得到控制,而且社会经济也不至于损失惨重。”在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从比较政治视角,对东西方主要国家迥异的抗疫表现进行了深入分析。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当权者以“政治凌驾于科,学”,是美国此次抗疫大溃败的一个主要原因。

其实,郑永年教授所分析的美国怪相,早在疫情发生之前就已出现。自本届美国政府上台以来,某些政客就拿出一副混不吝的民粹主义和反建制作派,任性恣意、傲慢狭隘,容不得科学理性的声音,甚至稍有逆耳之言就恶语相向、恫疑虚喝。

此次疫情发生后,美国政客们反科学反理性的狂躁特质更加恶化。正如郑永年先。生所指出的,抗疫开始迄今,美国抗疫故事每天似乎是围绕着行政权力而展开。对内,受狭隘的“政治私利以?及专横傲、慢的;作风驱动,美国政客!屡屡把来自本国情报机构、公共卫生?人士、世卫组织和中国等多方”的疫情警告当作“耳旁风”,一而再,错失?最,佳防护窗?口期,导致疫情风:险在积聚中暴发并最终失控。

与。此同时,他们还毫无忌惮地对!科学家们。禁言打压。比如,华裔女?医生朱海伦1月就对美国国内的疫情提出警告,并将检测结果报告美国监管机构,但她却被下令封口。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及发展管理局前局长瑞克·布莱特1月曾多次在内部会议中对高级卫生官员发出警告,让他们留心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可能会出现严重短缺问题。他同时反对推广采取未经科学证实的药物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但如此理性的声音却遭到美国行政官僚们的敌视和压制,布莱特本人居然因莫须有的理由被解职。

有美国“抗疫队长”之称的顶级传染病学家安东尼“·福奇,也因坚持科学防疫主张,多次受到美国政府高层和右翼政客施压和威吓。

为什么美国政客不择手段地扼杀科学、压制理性声音?难道他、们真的如美媒所指责”的“集体发;疯了”吗?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政“客疯”狂之。举的背后,是他们担心大规模防疫、会冲击经济,影响选情,因而千方百计有意淡化疫情风险,并造谣甩锅,转移视线,不惜进行“政治豪赌”。而一些各!怀鬼胎、顺水推舟的”政府官员为了自己鼻尖上的这点私利,也乐意指鹿为马,充当打手,借机趁?火打劫。至于美利坚的整?体国家利益和民众。宝贵的生命,在这帮人眼里完全可以待价而沽。

今天的美国,政治算!计和极端私利对科学和人性的践踏与扭曲,已是不,今不古、登峰造极!人们看到,面对死亡数据的不断攀升,美国政客仍在大言不惭地公开吹嘘如何领导有方、防疫多“么有效,甚至乐此不疲地兜售“伪科学”,努力给本、已混乱的防疫添堵添”乱。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直到白宫政要的多名、随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白宫方?面才不得不第一次低下?身段,对工作人员下达“需要戴”口罩”的命令。疫情。阴影笼罩白!宫,这难道不是美国政客漠视?科学、口无遮拦的阶段性结果吗?

为了保选票,这些美国政客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搁置美国疾控中心一份关于公共场所如何重新开放的科学指南,无视公”众生命安危,还要强行推动重启经济。对此,安东尼·福奇12日“在国会听证会上警告,“如果各州无视美国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过快地重新开放将是一个巨大而致命的错误。” 《今日美国》网站12日也发表文章,指出美国领导人不可能靠排挤科学来打败:病毒这个可怕的敌人。

同样,在国;际关系层面,美国领导层为掩盖自身防疫不力,不顾国际科学界关于病毒起。源等问题的研究共识,执意将疫情政治化,造谣说“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肆意践踏科学精神,混淆视听,栽赃诬陷!

出于狭隘政治私“利,美国政客还明!目张胆插手阻挠中美之间正常的科研项目,给全球合作”抗:疫使绊子。据知情人士披露,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日前宣布终止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的“蝙蝠冠状病毒出现的风险”合作研究项目,并收回所有经费。波士顿,大学国家新型传染病实验室副主任杰拉德·库仕、全球病,毒基因组计划负责人丹尼斯·卡罗尔等专家指。出,此举开启”了一:个可怕的先例,是“政治干预!科学”的最恶劣行径,表明美国政府为了廉价的政治!利益而伤害真正重要的科学研究。

然而,美国政客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恶行杂耍,不仅不能让本国疫情;防控尽早解脱,反而给自己和美国民众织就起愈加杂乱无章的蜘蛛网,让美利坚的疫情防控应声跌入这个无法自拔的“盘丝洞”。

“如果政治凌驾了科学,就很难找!到最有效的方法“去挽救老百姓的生命。”郑永年先生认。为。反之,政府尊重”科学的结果恰恰作了正面力证。他以。中国为例,指出无论是中国中央政府断然作出武汉“封城”的决定,还是进行大规模的举国动员,实施跨、省支援、迅速建。成集中收治医院,都表现了很大的科学性,“政府没有妨碍科学,而且政治助力科学方法的使用到了极致”。

疫情,就是;一面镜子,照出背后的执政考量。在号称崇尚科学精神的美国社会,科学和理性竟然被?一群政客糟蹋得体无:完肤,以致于美国媒体惊呼“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的国家”;在以“自由民主”为荣、的美国社、会,民众的生命安危竟?被自私、傲慢的“权力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不能不说是一场人间悲剧。正如郑永;年在,文章中所感叹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美国那样,有那么多的高官和国会议员,把那么多的精力放在推责中国上。

可以设想,如果这些美国政客把精力投入到抗疫,而不是如此这般地胡扯瞎来,该能拯救多少美国人的命啊!面对越来越多美国民众生命的消失,利令,智昏的美国政客们,赶紧从你们自织的“盘丝洞”里挣脱出来吧!

其实,郑永年教授所分析的美国怪相,早在疫情发生之前就已出现。自本届美国政府上台以来,某些政客就拿出一副混不吝的民粹主义和反建制作派,任性恣意、傲慢狭隘,容不得科学理性的声?音,甚至稍有逆耳之言就恶语相向、恫疑虚喝。

此次疫情?发生后,美国政客们反科学反理性的狂躁特质更加恶化。正如,郑永年先:生所指出的,抗疫开“始迄今,美国抗疫故事每天似乎是围绕着行政权力而展开。对内,受狭隘的政治私利以及专横傲慢的作风、驱动,美国政客!屡“屡把,来自本国情报机、构、公共卫生人士、世卫组织和中国等多方;的疫情警告当作“耳旁风”,一而再错失最佳防。护窗口期,导致疫情风险在积聚中暴发并最终失控。

与此同时,他们还毫无忌惮地对科学家们禁言打压。比如,华裔女医生朱海伦1月就对美国国内:的疫情提出警告,并将检测结果报告美国监管机构,但她却被下令封口。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及发展管理局前局长瑞克·布莱特1月曾多次在内部会议中对高级卫生官员发出警告,让他们留心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可能会出现严重短缺问题。他同时反对推广采取未经科学证实的药物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但如此理性的声音!却遭到美国行政官僚们的敌视和压制,布莱特本人居然因莫须有的理由被解”职。

有美国“抗疫队长”之称的顶?级传染病。学家安东尼·福!奇,也因坚持科学防疫主张,多次受到美国政府高层和右翼政客施压和威吓。

为什么美国政客不择手段地扼杀科学、压制理性声音?难道他们真的如美媒所指责的“集体发疯了”吗?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政客疯狂之举的背后,是他们担心大规模防疫会冲击经济,影响选情,因而千方、百:计有意淡化疫情风险,并造谣甩锅,转移视线,不惜进行“政治豪赌”。而一些各;怀鬼胎、顺水、推舟的政;府官员为了自己鼻尖上的这点私利,也乐“意指鹿为马,充当打手,借机,趁火打劫。至于美利“坚的整体国家利益和民众宝贵的生命,在这帮人眼里完全可以待价而沽。

今天的美?国,政治算计、和极端私利对科学和人性?的?践踏与扭曲,已是不?今不古、登峰造极!人们看到,面对死亡数据的不断攀升,美国政客仍在大言不惭地公开吹嘘如何领导有方、防疫多么有效,甚至乐此不疲地兜售“伪科学”,努力给本已混乱的防疫添堵添乱。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直到白宫政要的多名随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白宫方面才不?得不第一次低下身段,对工?作人员下达“需要戴口罩”的命令。疫情阴影笼罩白宫,这难道不是美。国政客漠视科学、口无遮拦的阶段性结果吗?

为!了保选票,这些美国政客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搁置美国疾控中心一份关于公共场所如何重新开放的科学指南,无视公众生命安危,还要强行推、动重,启经济。对此,安东尼·福奇12日在国会听证会上警告,“如果各,州无视美国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过快地重新开放将是一个巨大而致命的错误。” 《今日美国》网站12日也发表文章,指出美国领导人不可“能靠排挤科学来打败病毒这个可怕的敌人。

同样,在国际关系层面,美国领导层为掩盖自身防疫不力,不顾国际科学界关于病毒起源等问题的研究共识,执意将疫情政治化,造谣说“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肆意践踏“科“学精神,混淆视听,栽赃诬陷!

出于狭隘政治。私利,美国政客还明目张胆插手阻挠中美之间正常的科研项目,给全球合作抗疫使绊子。据知情人;士披露,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日前宣布终止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的“蝙蝠冠状病毒出现的风险”合作研究项目,并收回所有经费。波士顿大学国家新型传染病实验室副主任杰拉德·库仕、全球病毒?基因组计划负责人丹尼斯·?卡罗尔等专家指出,此举开启了一个可怕的先例,是“政治干预科学”的最恶:劣行径,表明美国政府为了廉价的政治利益而伤害真正重要的科学研究。

然而,美国政客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恶行?杂耍,不仅不能让本国疫情防控尽早解脱,反而给自己和美国民众织就起愈加杂乱无章的蜘蛛网,让美利坚的疫情防控应声跌入这个无、法自拔的“盘丝洞”。

“如果政。治凌驾;了科学,就很难找到最?有效的方法去!挽救老百姓的生命。”郑永年先?生认为。反之,政府尊重科学的结果恰恰”作了正面力证。他以中国为、例,指出无:论是中”国中央政府断然?作出,武汉“封城”的决定,还是进行大规模的举国动员,实施跨省”支援、迅速建成集?中收治医院,都表现了很大的科学性,“政府没有妨碍科学,而且政治助力科学方法的使用到了极致”。

疫情就是、一面镜子,照出背后的执政考量。在号称崇尚科学精神的美国社会,科学和理性竟然被一群政客糟蹋得体无完肤,以致于美国媒,体惊呼“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的国家”;在以“自由民主”为荣的美国社会,民众的生命安危竟被自私、傲慢的权力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不能不说“是一场人间悲剧。正如郑永年在文章中所感叹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美国那样,有那么多的高官和国会议员,把那么多的精力放在推责中国上。

可以设想,如果这些美国政客把精力投入到抗疫,而不是如此这般地胡扯”瞎来,该能拯救多、少美国人的命!啊!面对越来越多美国民众生命的消失,利令智昏的美国政客们,赶紧从你们自织的“盘丝洞”里挣脱出来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hui/2020/0517/5715.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