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社会 > 通向大山深处的“扶贫公交”

通向大山深处的“扶贫公交”

[导读]:清晨六点,818路公交车在川道村村委会门口发车了。发动机启动的声音,是川道村人一天开始的讯号。 就跟一种约定似的,我早上送他们下山,晚上接他们上山,虽然不知道人家叫什么...

  清晨六点,818路公交车在川道村村委会门口发车了。发动机启动的声音,是川道村人一天开始的“讯号”。

  “就跟一种约定似的,我早上送他们下山,晚上接他们上山,虽然不知道人家叫什么,但都面熟。”818路公交车驾驶员刘万平说。

  刘万平是这个深山穷村里少有的“客人”,自从开上这趟车,他便在村委会找了间屋,晚上收工后直接住在山里。

  川道村位于山东省济南市南部山区柳埠街道最南端。想出村子,就必须走4公里左右的山路,步行要用四五十分钟,如果谁家有急事,只能打电话从山下叫出租车上来,那就要花30多块钱。

  2018年12月,818路公交车将这个省级贫困村与仲宫镇连了起来,一天4个班次,票价2元,65岁以上可以免费乘车。

  55岁的杨盛芬有了第一张公交卡,“以前感觉被困在了山上,只能守着自己的两亩地过日子。现在我坐公交车去镇上的饭店干点零活,每个月能给家里多挣1000多块钱。”杨盛芬说。

  公交通了,老百姓致富的路子也通了。在川道村,像杨盛芬一样每天坐公交车出门打工的还有10多人。村民们说,看病拿药、走亲访友、置办货物都方便太多了。

  川道村是林果大村,年产山楂200万斤。往年大伙只能等着别人上门收山楂,“当时人家就出3块钱一斤,你也要不上价格,还不能不卖。”川道村党支部书记张传君说。

  去年丰收时,村民每人一根扁担、两个果筐,扛着五六十斤山楂,坐公交车“运货”到镇上卖,每斤能多卖两三块钱。各家种的核桃、板栗也都卖出去了。

  818路公交车有31个站,以途经31个村的名字命名。“站与站之间远的间隔500米,近的也就200米,车上11个座位每趟都坐得满满当当。”刘万平说。

  为了贯彻推进精准扶贫和城乡一体化建设,济南公交集团南部公司已相继开通了10条“扶贫公交线个贫困村里,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在家门口坐上了公交车,偏远的村庄和城市的联系愈发紧密。

  清晨六点,818路公交车在川道村村委会门口发车了。发动机启动的声音,是川道村人一天开始的“讯号”。

  “就跟一种约定似的,我早上送他们下山,晚上接他们上山,虽然不知道人家叫什么,但都面熟。”818路公交车驾驶员刘万平说。

  刘万平是这个深山穷村里少有的“客人”,自从开上这趟车,他便在村委会找了间屋,晚上收工后直接住在山里。

  川道村位于山东省济南市南部山区柳埠街道最南端。想出村子,就必须走4公里左右的山路,步行要用四五十分钟,如果谁家有急事,只能打电话从山下叫出租车上来,那就要花30多块钱。

  2018年12月,818路公交车将这个省级贫困村与仲宫镇连了起来,一天4个班次,票价2元,65岁以上可以免费乘车。

  55岁的杨盛芬有了第一张公交卡,“以前感觉被困在了山上,只能守着自己的两亩地过日子。现在我坐公交车去镇上的饭店干点零活,每个月能给家里多挣1000多块钱。”杨盛芬说。

  公交通了,老百姓致富的路子也通了。在川道村,像杨盛芬一样每天坐公交车出门打工的还有10多人。村民们说,看病拿药、走亲访友、置办货物都方便太多了。

  川道村是林果大村,年产山楂200万斤。往年大伙只能等着别人上门收山楂,“当时人家就出3块钱一斤,你也要不上价格,还不能不卖。”川道村党支部书记张传君说。

  去年丰收时,村民每人一根扁担、两个果筐,扛着五六十斤山楂,坐公交车“运货”到镇上卖,每斤能多卖两三块钱。各家种的核桃、板栗也都卖出去了。

  818路公交车有31个站,以途经31个村的名字命名。“站与站之间远的间隔500米,近的也就200米,车上11个座位每趟都坐得满满当当。”刘万平说。

  为了贯彻推进精准扶贫和城乡一体化建设,济南公交集团南部公司已相继开通了10条“扶贫公交线个贫困村里,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在家门口坐上了公交车,偏远的村庄和城市的联系愈发紧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hui/2020/0429/4909.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