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社会 > 生命物资摆渡人

生命物资摆渡人

[导读]:这是金鑫到武汉的第55天,也是他在火神山医院的第55次巡查。作为火神山医院医学工程科主任,金鑫负责医院的医用氧气、耗材、试剂、防护物资等供应保障和医疗设备引进维护。 2月...

  这是金鑫到武汉的第55天,也是他在火神山医院的第55次巡查。作为火神山医院医学工程科主任,金鑫负责医院的医用氧气、耗材、试剂、防护物资等供应保障和医疗设备引进维护。

  2月3日,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火神山医院首日,金鑫便开启特殊战备时刻。1000张床位,1500平方米库房,金鑫和全科人员共同守卫着这个鲜为人知的“弹药库”。

  调试,是金鑫面对的第一道坎。偌大的医院,从病区到检验辅助科,救治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不容疏忽。

  面对严峻的疫情、递增的收治人数,金鑫带着6名队员一头扎进库房,常常一干就到深夜。与此同时,漫天的物资需求像雪花一样纷至沓来,团队不断加速。

  为了医疗设备能在第一时间启用,金鑫一天一夜没合眼。从进场、安装、现场调试,再到正常运营,为确保在1天内完成4天的工作量,他把全科人员和厂家工程师编排成三组,三班倒连续作业。仅用1天时间,所有设备顺利完成组装。

  “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逃难的。仔细看,原来是医学工程站的。”金鑫喜欢这样调侃自己,这是他初到火神山的状态。

  进驻火神山医院的第7天,入院的确诊患者源源不断,防护服、护目镜、口罩等基础防护物资用量激增,库存眼看消耗殆尽。

  “人命关天,绝不能让医院停摆。”金鑫的声音急促而沙哑,他一边派人去物资分发点蹲守,一边协调筹措。

  在火神山医院,ECMO、血浆治疗等创新救治手段各显神通。在大多数人看不到的幕后,同样有数不清的创新发明为生命保驾护航。金鑫就是这样的护航员。

  由于医院病房最初设计为两人间,因此设备带上只有两个氧气接口。后期病房增为3人间,吸氧便成难题。氧气瓶重量大、搬运不便,“红区”用完的空氧气瓶怎么搬出、如何消杀,都是令人头疼的难题。

  金鑫设想是否有一种特殊的氧气接头,一个接口插入设备带,出来两个接头供患者吸氧。他一边在网上查找,一边积极联系相关厂家。在全院共同努力下,最终拿到双通氧气接头。

  那段时间,看到战友们脸上被口罩、护目镜压出“天使脸庞”,金鑫既心疼又着急。他迅速调查、研究论讨,引进伤口敷料,送到一线医护人员手中。

  像这样的锦囊妙计,金鑫记了足足一大本:引进智能消杀机器人,远程遥控机器人进行消毒;引进老年患者专用气垫床、采购糖尿病人血糖仪,为患者提供精细化服务;引进转运呼吸机,解决患者转运途中吸氧问题,降低转运风险;引进无线听诊器,依托蓝牙技术解决病区内无法使用普通听诊器的困难。

  在火神山医院,金鑫认准一件事:“只要是临床急需的,问题绝不过夜。有人说我轴,但咱不能给一线拖后腿。”

  火神山医院正式收治前的一个下午,氧气站突然响起急促的报警声。金鑫急速从库房飞奔而出,直扑事故现场:“氧气泄漏,快!”伴随着“呲呲”声,大量氧气喷涌弥漫。

  来不及犹豫,他冲到氧气站泄漏口判明原因后,调整阀门、降低氧压。泄漏事故急刹车后,现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一看表,金鑫仅用时3分钟。

  即便在“红区”,金鑫也是解决问题的那个人。一次,感染四科一区的血气仪出现异常,在场医护人员心急如焚。金鑫接到维修通知第一时间进入“红区”,他通过故障代码察觉管路有异常,最终确认是凝血堵住管路,很快将仪器修复。

  抢修后的一次交班会上,金鑫变戏法似地掏出一个小本本,里面详细记录着设备常见故障代码、原因和解决办法。

  他一边教大家,一边叮嘱:“设备不会说话,全靠你们关心体贴。”他总结的一套维修经已人人熟知:人为原因就得从参数设置入手,如果是设备故障,就得重点排查软件、硬件和配套设备。

  在火神山医院,医学工程科不是救治一线,少了些主角光环。金鑫说,可以不起眼,但绝不能做战斗力链条上的薄弱一环。两个月来,他始终保持满弓状态。

  50多天来,医学工程科在金鑫带领下安装调试医疗、护理、特诊、重症等7大类近5000台(件)医疗设备;筹措防护物资、医用耗材250余万件,发放170余万件,保障氧气供应100余立方;拟定防护物资、医用耗材使用相关说明200余条,完善新冠肺炎救治核心制度15条,从无到有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医疗物资保障体系。

  当治愈患者跟医护人员挥手告别时也许不知道,此时,金鑫和医学工程科队员们正紧张地运转、调度。在火神山医院,他们是生命物资的摆渡人。

  2月3日,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火神山医院首日,金鑫便开启特殊战备时刻。1000张床位,1500平方米库房,金鑫和全科人员共同守卫着这个鲜为人知的“弹药库”。

  调试,是金鑫面对的第一道坎。偌大的医院,从病区到检验辅助科,救治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不容疏忽。面对严峻的疫情、递增的收治人数,金鑫带着6名队员一头扎进库房,常常一干就到深夜。与此同时,漫天的物资需求像雪花一样纷至沓来,团队不断加速。

  “远看像要饭的,近看像逃难的。仔细看,原来是医学工程站的。”金鑫喜欢这样调侃自己,这是他初到火神山的状态。

  进驻火神山医院的第7天,入院的确诊患者源源不断,防护服、护目镜、口罩等基础防护物资用量激增,库存眼看消耗殆尽。

  “人命关天,绝不能让医院停摆。”金鑫的声音急促而沙哑,他一边派人去物资分发点蹲守,一边协调筹措。

  在火神山医院,ECMO、血浆治疗等创新救治手段各显神通。在大多数人看不到的幕后,同样有数不清的创新发明为生命保驾护航。金鑫就是这样的护航员。

  金鑫设想是否有一种特殊的氧气接头,一个接口插入设备带,出来两个接头供患者吸氧。他一边在网上查找,一边积极联系相关厂家。在全院共同努力下,最终拿到双通氧气接头。

  那段时间,看到战友们脸上被口罩、护目镜压出“天使脸庞”,金鑫既心疼又着急。他迅速调查、研究论讨,引进伤口敷料,送到一线医护人员手中。

  像这样的锦囊妙计,金鑫记了足足一大本:引进智能消杀机器人,远程遥控机器人进行消毒;引进老年患者专用气垫床、采购糖尿病人血糖仪,为患者提供精细化服务;引进转运呼吸机,解决患者转运途中吸氧问题,降低转运风险;引进无线听诊器,依托蓝牙技术解决病区内无法使用普通听诊器的困难。

  在火神山医院,金鑫认准一件事:“只要是临床急需的,问题绝不过夜。有人说我轴,但咱不能给一线拖后腿。”

  火神山医院正式收治前的一个下午,氧气站突然响起急促的报警声。金鑫急速从库房飞奔而出,直扑事故现场:“氧气泄漏,快!”伴随着“呲呲”声,大量氧气喷涌弥漫。来不及犹豫,他冲到氧气站泄漏口判明原因后,调整阀门、降低氧压。泄漏事故急刹车后,现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一看表,金鑫仅用时3分钟。

  即便在“红区”,金鑫也是解决问题的那个人。一次,感染四科一区的血气仪出现异常,在场医护人员心急如焚。金鑫接到维修通知第一时间进入“红区”,他通过故障代码察觉管路有异常,最终确认是凝血堵住管路,很快将仪器修复。

  抢修后的一次交班会上,金鑫变戏法似地掏出一个小本本,里面详细记录着设备常见故障代码、原因和解决办法。

  他一边教大家,一边叮嘱:“设备不会说话,全靠你们关心体贴。”他总结的一套维修经已人人熟知:人为原因就得从参数设置入手,如果是设备故障,就得重点排查软件、硬件和配套设备。

  在火神山医院,医学工程科不是救治一线,少了些主角光环。金鑫说,可以不起眼,但绝不能做战斗力链条上的薄弱一环。两个月来,他始终保持满弓状态。

  50多天来,医学工程科在金鑫带领下安装调试医疗、护理、特诊、重症等7大类近5000台(件)医疗设备;筹措防护物资、医用耗材250余万件,发放170余万件,保障氧气供应100余立方;拟定防护物资、医用耗材使用相关说明200余条,完善新冠肺炎救治核心制度15条,从无到有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医疗物资保障体系。

  当治愈患者跟医护人员挥手告别时也许不知道,此时,金鑫和医学工程科队员们正紧张地运转、调度。在火神山医院,他们是生命物资的摆渡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hui/2020/0411/393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