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社会 > 致敬海外华裔“逆行者”!怕,也冲上一线

致敬海外华裔“逆行者”!怕,也冲上一线

[导读]:在上抗疫一线之前,马来西亚华裔医生Yaw Yaw(网名)在社交媒体上写下了一大段话,表达自己的心情和感受。 亲戚朋友得知Yaw Yaw要被调入抗疫医疗团队的消息,纷纷打电话来让他不要...

  在上“抗疫一线”之前,马来西亚华裔医生Yaw Yaw(网名)在社交媒体上写下了一大段话,表达自己的心情和感受。

  亲戚朋友得知Yaw Yaw要被调入抗疫医疗团队的消息,纷纷打电话来让他不要去。但Yaw Yaw说,“我是一名医生,只想尽我应尽的责任罢了。”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开后,有很多像Yaw Yaw一样的华裔医护人员,义无反顾上了“战疫一线”。生活里,他们是未婚妻、孩子、母亲、丈夫,但是面对病毒时,他们都是“逆行”的战士。

  要是没有这场疫情,马来西亚华裔医生黄文秀应该在大钟楼喝着咖啡,体验伦敦的人情味,然后再去巴黎,看看铁塔,享受欧洲蜜月之旅....

  但是现在,她每天穿着严密的防护服坚守在医院里,忍受着炎热天气、坚持着不上厕所,连呼吸都辛苦,每天最期待的时刻就是脱下装备,洗去满身汗水,吸入一口新鲜空气。

  因为实在不忍让家人担心,黄文秀的“照骗”都是笑脸迎人的。丈夫不断地跟她视频,确保她健康平安,告诉她要多喝水,但对话总是被医院的电话打断。

  还有很多人在跟黄文秀一起战斗,“前线,是个不夜城。但我庆幸的是,我人在岗位上,有一班熟悉的面孔,我的好朋友、好战友陪我一起,再漫长再忙的夜,也有你们陪我。”

  黄文秀的愿望很朴实:“目前的确诊人数,已经是一个事实。但我相信我们,有能力把病毒控制住。我们要一起,合作,别让第三波(疫情)发生。”

  华裔潘瑞麒是美国旧金山凯瑟医院的一线护士,他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院缺乏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有的时候,一个口罩要戴四个小时,湿了才能换。

  为了减少家人感染的风险,医生和护士都进行了“自我隔离”,可能好几天都不能与家人有接触。“有时候我好几天都不能抱我的儿子。甚至不能回答儿子,到底多久都不能抱他?”

  尽管如此,潘瑞麒和他的伙伴们仍在努力做到最好,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潘瑞麒希望社区民众能给医护人员更多的耐心,医疗物资缺乏的问题尽快解决。

  呼吸科医生纪子宸已经在马德里一家公立医院工作了四年。3月3日,他所在的医院出现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很快,越来越多的病例涌来。3月14日,西班牙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纪子宸和同事们也面临着巨大的工作压力。病人不断送进来,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供不应求,所有在院外轮转的医生都被召回,所有假期取消,值夜班的天数不断增加。

  纪子宸也和同事们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被感染,而是把风险带到家里。“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在现有物资的条件下,尽量做好防护工作,做好基础的防护措施。”纪子宸和母亲一起住在马德里,他更担心母亲的健康。

  纪子宸看着身边有同事倒下,有病人重症感染,目睹生死离别,他也会感到痛苦。由他送到重症监护室的第一个病人已经去世了,病人的女儿是与他一起奋战的护士,也因新冠肺炎在住院治疗。“我们与患者彼此牵绊,是命运共同体。”

  纪子宸呼吁大家尽量留在家、做好防护、密切关注自身健康。“医院正在尽全力进行救治,请大家放心。”

  意大利是本次疫情的重灾区,至3月24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69176例,死亡病例累计6820例。

  这时候,有一批意大利华人医护人员自发成立了志愿组织,给当地市民提供公益咨询,用专业知识帮助大家鉴别疫情期间身体不适与新冠肺炎的区别,心理医生还开通了疏导服务,缓解民众的恐慌情绪。

  他们在网站上接力,把自己所在的大区、微信号码、手机号码毫无保留地公布在网络上,希望能就近帮到有需要的人。

  世界各国还有许许多多的华裔医护人员、科研人员坚守岗位,他们有的坚守在临床,有的在进行新冠肺炎的排查工作,有的在实验室研发疫苗……

  在上“抗疫一线”之前,马来西亚华裔医生Yaw Yaw(网名)在社交媒体上写下了一大段话,表达自己的心情和感受。

  亲戚朋友得知Yaw Yaw要被调入抗疫医疗团队的消息,纷纷打电话来让他不要去。但Yaw Yaw说,“我是一名医生,只想尽我应尽的责任罢了。”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开后,有很多像Yaw Yaw一样的华裔医护人员,义无反顾上了“战疫一线”。生活里,他们是未婚妻、孩子、母亲、丈夫,但是面对病毒时,他们都是“逆行”的战士。

  要是没有这场疫情,马来西亚华裔医生黄文秀应该在大钟楼喝着咖啡,体验伦敦的人情味,然后再去巴黎,看看铁塔,享受欧洲蜜月之旅....

  但是现在,她每天穿着严密的防护服坚守在医院里,忍受着炎热天气、坚持着不上厕所,连呼吸都辛苦,每天最期待的时刻就是脱下装备,洗去满身汗水,吸入一口新鲜空气。

  因为实在不忍让家人担心,黄文秀的“照骗”都是笑脸迎人的。丈夫不断地跟她视频,确保她健康平安,告诉她要多喝水,但对话总是被医院的电话打断。

  还有很多人在跟黄文秀一起战斗,“前线,是个不夜城。但我庆幸的是,我人在岗位上,有一班熟悉的面孔,我的好朋友、好战友陪我一起,再漫长再忙的夜,也有你们陪我。”

  黄文秀的愿望很朴实:“目前的确诊人数,已经是一个事实。但我相信我们,有能力把病毒控制住。我们要一起,合作,别让第三波(疫情)发生。”

  华裔潘瑞麒是美国旧金山凯瑟医院的一线护士,他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医院缺乏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有的时候,一个口罩要戴四个小时,湿了才能换。

  为了减少家人感染的风险,医生和护士都进行了“自我隔离”,可能好几天都不能与家人有接触。“有时候我好几天都不能抱我的儿子。甚至不能回答儿子,到底多久都不能抱他?”

  尽管如此,潘瑞麒和他的伙伴们仍在努力做到最好,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潘瑞麒希望社区民众能给医护人员更多的耐心,医疗物资缺乏的问题尽快解决。

  呼吸科医生纪子宸已经在马德里一家公立医院工作了四年。3月3日,他所在的医院出现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很快,越来越多的病例涌来。3月14日,西班牙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纪子宸和同事们也面临着巨大的工作压力。病人不断送进来,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供不应求,所有在院外轮转的医生都被召回,所有假期取消,值夜班的天数不断增加。

  纪子宸也和同事们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被感染,而是把风险带到家里。“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在现有物资的条件下,尽量做好防护工作,做好基础的防护措施。”纪子宸和母亲一起住在马德里,他更担心母亲的健康。

  纪子宸看着身边有同事倒下,有病人重症感染,目睹生死离别,他也会感到痛苦。由他送到重症监护室的第一个病人已经去世了,病人的女儿是与他一起奋战的护士,也因新冠肺炎在住院治疗。“我们与患者彼此牵绊,是命运共同体。”

  纪子宸呼吁大家尽量留在家、做好防护、密切关注自身健康。“医院正在尽全力进行救治,请大家放心。”

  意大利是本次疫情的重灾区,至3月24日,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69176例,死亡病例累计6820例。

  这时候,有一批意大利华人医护人员自发成立了志愿组织,给当地市民提供公益咨询,用专业知识帮助大家鉴别疫情期间身体不适与新冠肺炎的区别,心理医生还开通了疏导服务,缓解民众的恐慌情绪。

  他们在网站上接力,把自己所在的大区、微信号码、手机号码毫无保留地公布在网络上,希望能就近帮到有需要的人。

  世界各国还有许许多多的华裔医护人员、科研人员坚守岗位,他们有的坚守在临床,有的在进行新冠肺炎的排查工作,有的在实验室研发疫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hui/2020/0326/3119.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