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社会 > 实录!6小时跟拍武汉重症病房救治现场!这里向

实录!6小时跟拍武汉重症病房救治现场!这里向

[导读]:把她的管子给我保护好,千万不要让管子脱,脱了以后会喷射。他叫范学朋,是武汉市第一医院的医生。直面病毒,与死神抢夺生命,在范学朋的抗疫战场上,每一分钟的工作都堪称惊...

  “把她的管子给我保护好,千万不要让管子脱,脱了以后会喷射。”他叫范学朋,是武汉市第一医院的医生。直面病毒,与死神抢夺生命,在范学朋的抗疫战场上,每一分钟的工作都堪称惊心动魄。

  近日,中国日报记者穿过四道门,跟随范学朋来到了“红区”。《全民战疫》系列短视频日记,带你揭开口罩背后的炙热线

  下午还有一个病情讨论。在我收集资料、布置工作以后,我还会跟别的一些专家组的(成员)通过视频的方式进行讨论。

  第一个,就是一定想办法,给我把空肠营养管放进去。我十点半钟已经叫了神经内科的一个护士,她是全院放空肠营养管放得最好的,徒手放她是放得最好的。

  这脚已经热乎了,这比我来的时候还是稍微强一点点。现在(她的)循环整个都还是很稳定的,血压是好的。你等下超声给她打一下,看看心脏情况和胸水的情况。我们还得评估她的容量状态。

  所以今天的工作顺序是这样的:她先放管子,放完管子抽血气,然后你就打超声,然后我就跟周发春教授视频,好不好?搞完以后我们再一起给她摆体位。

  我们刚才把体位给她摆好,在这种时候治疗这种疾病,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一定把她俯卧位,把她趴过来。

  但是她昨天血压不太稳定,所以趴过来的时候,昨天出现了血压下降的情况,所以我们今天就想办法怎么再(让她)趴过来。

  专家组毕竟这是一个团队在工作。全国有十个国家医疗队到我们这里来,包括天津的、江苏的、哈尔滨的、重庆的。针对重病人我们就互相进行沟通,至少两个人形成共同意见以后,再对病人进行治疗。

  在这里面做这种俯卧是非常麻烦的,因为穿着这么厚重的工作服,这么重的病人把她趴过来,每次弄一次浑身都是汗。有一点累,因为她比较重。我们要费很大的力气去搬她,因为我们个子都比较小,有时候会觉得腰比较疼。

  “把她的管子给我保护好,千万不要让管子脱,脱了以后会喷射。”他叫范学朋,是武汉市第一医院的医生。直面病毒,与死神抢夺生命,在范学朋的抗疫战场上,每一分钟的工作都堪称惊心动魄。

  近日,中国日报记者穿过四道门,跟随范学朋来到了“红区”。《全民战疫》系列短视频日记,带你揭开口罩背后的炙热线

  下午还有一个病情讨论。在我收集资料、布置工作以后,我还会跟别的一些专家组的(成员)通过视频的方式进行讨论。

  第一个,就是一定想办法,给我把空肠营养管放进去。我十点半钟已经叫了神经内科的一个护士,她是全院放空肠营养管放得最好的,徒手放她是放得最好的。

  这脚已经热乎了,这比我来的时候还是稍微强一点点。现在(她的)循环整个都还是很稳定的,血压是好的。你等下超声给她打一下,看看心脏情况和胸水的情况。我们还得评估她的容量状态。

  所以今天的工作顺序是这样的:她先放管子,放完管子抽血气,然后你就打超声,然后我就跟周发春教授视频,好不好?搞完以后我们再一起给她摆体位。

  我们刚才把体位给她摆好,在这种时候治疗这种疾病,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一定把她俯卧位,把她趴过来。

  但是她昨天血压不太稳定,所以趴过来的时候,昨天出现了血压下降的情况,所以我们今天就想办法怎么再(让她)趴过来。

  专家组毕竟这是一个团队在工作。全国有十个国家医疗队到我们这里来,包括天津的、江苏的、哈尔滨的、重庆的。针对重病人我们就互相进行沟通,至少两个人形成共同意见以后,再对病人进行治疗。

  在这里面做这种俯卧是非常麻烦的,因为穿着这么厚重的工作服,这么重的病人把她趴过来,每次弄一次浑身都是汗。有一点累,因为她比较重。我们要费很大的力气去搬她,因为我们个子都比较小,有时候会觉得腰比较疼。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hui/2020/0302/1805.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