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社会 > 医疗废物处理“集团军”是这样来到武汉的

医疗废物处理“集团军”是这样来到武汉的

[导读]:2月15日18点05分,武汉市黄陂中医院医疗废物临时处置点,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邓绍坡将这个时间默默记了下来。从这一刻开始,他将和战友们共同为安全处置武汉市的医疗废物...

  2月15日18点05分,武汉市黄陂中医院医疗废物临时处置点,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邓绍坡将这个时间默默记了下来。从这一刻开始,他将和战友们共同为安全处置武汉市的医疗废物并肩作战。

  为增强武汉市医疗废物的应急处置能力,由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组织,联合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和安徽广通汽车有限公司共13人组成的医疗废物处理“集团军”携医疗废物处置应急装备体系(医疗废物处置方舱,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置车,医疗废物应急焚烧装置)于2月15日紧急驰援武汉。

  同邓邵坡一样,面对肆虐的疫情,面对未知的挑战,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想法。这些人是怎么来到阻击疫情最前线的?到达武汉前后又想了什么,做了什么?通过采访,我们还原了整个过程。

  母亲偶尔提醒不要忘记带了什么东西,爱人带着两个孩子不让“捣乱”,同每一次出差一样,邓邵坡独自收拾着行李。不同的是,这次临行前的晚上,他的家里都显得有些沉闷。

  “之前都没有什么感觉,昨天开的动员会,心理还是有些沉重的,尤其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也会想很多事情。”邓邵坡说,他知道家人心里的担忧,自己内心深处也有顾虑,很愧疚因工作给他们带来的担忧,也很怕万一出现不好的事情无法继续照看家人。

  早上7点集合,五点半起床洗漱,这一夜邓邵坡没有睡好。凌晨三点多,他就听到了母亲在厨房内轻声忙活的声音。

  “我想她也一晚没有安睡。”在母亲的注视下默默吃完早餐,邓邵坡背起行囊走出了家门。“没有说什么话,我一直没有敢看家人的眼睛。”

  “哥,你去武汉了?爸妈知道吗?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知道,不要讲。省的老人担心”“哥,你到武汉了吗?那边冷吧?”“到,暖。”同样来自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张胜田与妹妹的聊天也非常简短。“一方面因为应急状态确实非常忙,另一方面说得再多,他们也会担心,确实害怕面对家人。”

  除了家人,安徽广通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徐际华最大的压力来自同事的安全防护问题。“虽然做了培训,但是个人的习惯不一样,所以要紧盯现场的每一个环节。”大学主修卫生与防疫专业的他,从设备调试到现场试运行一直在现场,为的就是用专业知识保护好现场作业的工作人员。

  在处置现场,团队确实也遇到了新的问题。“因为前期的分类不好,所以我们收集处置的其实是混有生活垃圾的医疗废物,液体比较多,原来准备的防护服只防细菌,并不防水。”为此,徐际华的团队又紧急订购了更高级别的防护服。“兄弟们跟着我出来,我一定要完好无损带他们回去。”

  “一个人的时候会多想,和同事在一起都是互相打气,讨论工作,就不想了,而且情绪会激昂。”邓邵坡说这种感觉很“奇妙”。

  2月15日12点40分,G42高速梅山服务区迎来了两支特别的队伍。一支从江苏省南京市出发,由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和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组成,另一支从安徽省合肥市出发,由安徽广通汽车有限公司组成。

  伴随着队伍集结完毕,风雪也大了起来。休息间隙,徐际华从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置车上拿下一箱泡面,逐一分给了“战友”。这辆车在前往武汉的路上再次担任了“应急任务”:运输团队的生活用品、设备配件和防护装备等。

  “自备干粮,能解决的问题争取都自己解决,不给武汉添麻烦。”徐际华说,临行前他们装满了一吨多。

  运送物资是“应急任务”,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置车的“主业”是用于医疗方舱产生的高致病和高传染性垃圾(如废弃检测材料、病菌培养基等试验垃圾等)应急处理,每天最多可以处理3吨医疗废物,排放标准符合国家要求。

  17年前的非典战役中,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紧急研发的“医疗废物应急焚烧装置”,成功应用在北京小汤山医院的医疗垃圾处置工作中。17年后,技术更迭2.0版本集成式应急处置设备,再次从南京起航。

  “非典时期,我还是一名设计师,没有现场参与应急处置工作。”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纪赛说,两次请战他的想法完全不同。“年轻的时候想法很单纯,就觉得出差见得多,补贴更高。”

  临行前,陈纪赛亲吻了爱人和孩子。结婚20年,这个举动对于他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作为团队的负责人,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陈纪赛想的更多了。“我知道她的担忧。但是我和他说,这个时候不可能大家都不去。”

  采访中,陈纪赛也谈到了“奇妙”的感觉。“开始压力也大,气氛有点压抑,但队伍会师开始工作之后,团队的凝聚力、向心力一下就体现出来了。”

  除了“小汤山版”的应急处置装置,与陈纪赛一同前往武汉的还有一台医疗废物处置方舱。陈纪赛介绍说,这个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勤务学院牵头的“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高原高寒地区灾害现场安置装备关键技术与装备研究及应用示范”项目成果,已于2020年1月在格尔木通过验证试验,日处置医疗废物5吨。

  2月15日18点达到指定位置雪夜吊装;2月16日黄陂中医院医疗废物临时处置点通水通电点火试车;2月17日三个处置点设备到位并进行处理优化。截至目前,第一批驰援武汉的三套应急处置装备已经全部完成点火试运行,并具备了每日处置10吨医疗废物的能力。

  “点火试运行成功,只是这场‘战役’的第一仗。”张胜田说,目前支援团队正在对当地人员进行操作、常见故障诊断和维修的培训,并编写操作培训手册,供后续操作人员规范使用。

  “根据现场情况,后续还会有设备陆续到达武汉,第二批3台医疗废物应急焚烧装置将于2月21日抵达。”张胜田介绍说,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根据疫情的变化和医疗废物处置的需要,调整分配和调整应急处置设备。“移动式的装备优势就是可以及时调整位置,后续我们的工作目标是通过合理统筹,形成一个局部的应急处置网络,保障产生的医疗废物能够得到合理高效的处置。”

  在处置能力上,两家企业也还有增加的空间。徐际华就表示说,再有一个月的时间,还能增加每天10到15吨的处置能力。

  2月19日,支援团队赴火神山医院调研了医疗废物的处理处置情况,后续计划将用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置车支援火神山医院医疗废物处置。我们将继续关注事情最新进展。

  2月15日18点05分,武汉市黄陂中医院医疗废物临时处置点,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邓绍坡将这个时间默默记了下来。从这一刻开始,他将和战友们共同为安全处置武汉市的医疗废物并肩作战。

  为增强武汉市医疗废物的应急处置能力,由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组织,联合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和安徽广通汽车有限公司共13人组成的医疗废物处理“集团军”携医疗废物处置应急装备体系(医疗废物处置方舱,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置车,医疗废物应急焚烧装置)于2月15日紧急驰援武汉。

  同邓邵坡一样,面对肆虐的疫情,面对未知的挑战,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想法。这些人是怎么来到阻击疫情最前线的?到达武汉前后又想了什么,做了什么?通过采访,我们还原了整个过程。

  母亲偶尔提醒不要忘记带了什么东西,爱人带着两个孩子不让“捣乱”,同每一次出差一样,邓邵坡独自收拾着行李。不同的是,这次临行前的晚上,他的家里都显得有些沉闷。

  “之前都没有什么感觉,昨天开的动员会,心理还是有些沉重的,尤其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也会想很多事情。”邓邵坡说,他知道家人心里的担忧,自己内心深处也有顾虑,很愧疚因工作给他们带来的担忧,也很怕万一出现不好的事情无法继续照看家人。

  早上7点集合,五点半起床洗漱,这一夜邓邵坡没有睡好。凌晨三点多,他就听到了母亲在厨房内轻声忙活的声音。

  “我想她也一晚没有安睡。”在母亲的注视下默默吃完早餐,邓邵坡背起行囊走出了家门。“没有说什么话,我一直没有敢看家人的眼睛。”

  “哥,你去武汉了?爸妈知道吗?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知道,不要讲。省的老人担心”“哥,你到武汉了吗?那边冷吧?”“到,暖。”同样来自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张胜田与妹妹的聊天也非常简短。“一方面因为应急状态确实非常忙,另一方面说得再多,他们也会担心,确实害怕面对家人。”

  除了家人,安徽广通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徐际华最大的压力来自同事的安全防护问题。“虽然做了培训,但是个人的习惯不一样,所以要紧盯现场的每一个环节。”大学主修卫生与防疫专业的他,从设备调试到现场试运行一直在现场,为的就是用专业知识保护好现场作业的工作人员。

  在处置现场,团队确实也遇到了新的问题。“因为前期的分类不好,所以我们收集处置的其实是混有生活垃圾的医疗废物,液体比较多,原来准备的防护服只防细菌,并不防水。”为此,徐际华的团队又紧急订购了更高级别的防护服。“兄弟们跟着我出来,我一定要完好无损带他们回去。”

  “一个人的时候会多想,和同事在一起都是互相打气,讨论工作,就不想了,而且情绪会激昂。”邓邵坡说这种感觉很“奇妙”。

  2月15日12点40分,G42高速梅山服务区迎来了两支特别的队伍。一支从江苏省南京市出发,由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和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组成,另一支从安徽省合肥市出发,由安徽广通汽车有限公司组成。

  伴随着队伍集结完毕,风雪也大了起来。休息间隙,徐际华从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置车上拿下一箱泡面,逐一分给了“战友”。这辆车在前往武汉的路上再次担任了“应急任务”:运输团队的生活用品、设备配件和防护装备等。

  “自备干粮,能解决的问题争取都自己解决,不给武汉添麻烦。”徐际华说,临行前他们装满了一吨多。

  运送物资是“应急任务”,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置车的“主业”是用于医疗方舱产生的高致病和高传染性垃圾(如废弃检测材料、病菌培养基等试验垃圾等)应急处理,每天最多可以处理3吨医疗废物,排放标准符合国家要求。

  17年前的非典战役中,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紧急研发的“医疗废物应急焚烧装置”,成功应用在北京小汤山医院的医疗垃圾处置工作中。17年后,技术更迭2.0版本集成式应急处置设备,再次从南京起航。

  “非典时期,我还是一名设计师,没有现场参与应急处置工作。”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纪赛说,两次请战他的想法完全不同。“年轻的时候想法很单纯,就觉得出差见得多,补贴更高。”

  临行前,陈纪赛亲吻了爱人和孩子。结婚20年,这个举动对于他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作为团队的负责人,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陈纪赛想的更多了。“我知道她的担忧。但是我和他说,这个时候不可能大家都不去。”

  采访中,陈纪赛也谈到了“奇妙”的感觉。“开始压力也大,气氛有点压抑,但队伍会师开始工作之后,团队的凝聚力、向心力一下就体现出来了。”

  除了“小汤山版”的应急处置装置,与陈纪赛一同前往武汉的还有一台医疗废物处置方舱。陈纪赛介绍说,这个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勤务学院牵头的“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高原高寒地区灾害现场安置装备关键技术与装备研究及应用示范”项目成果,已于2020年1月在格尔木通过验证试验,日处置医疗废物5吨。

  2月15日18点达到指定位置雪夜吊装;2月16日黄陂中医院医疗废物临时处置点通水通电点火试车;2月17日三个处置点设备到位并进行处理优化。截至目前,第一批驰援武汉的三套应急处置装备已经全部完成点火试运行,并具备了每日处置10吨医疗废物的能力。

  “点火试运行成功,只是这场‘战役’的第一仗。”张胜田说,目前支援团队正在对当地人员进行操作、常见故障诊断和维修的培训,并编写操作培训手册,供后续操作人员规范使用。

  “根据现场情况,后续还会有设备陆续到达武汉,第二批3台医疗废物应急焚烧装置将于2月21日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hui/2020/0221/92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