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社会 > 武汉战“疫”日记丨没想到,电视上播放了我们

武汉战“疫”日记丨没想到,电视上播放了我们

[导读]: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上高三。那年我的表姐和她的战友们毅然出征小汤山医院,战胜非典后光荣归来。至今我都清楚地记得新闻联播里姐姐一身帅气的军装,走下飞机,接受首长献花的...

  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上高三。那年我的表姐和她的战友们毅然出征“小汤山”医院,战胜非典后光荣归来。至今我都清楚地记得新闻联播里姐姐一身帅气的军装,走下飞机,接受首长献花的样子。我被这种勇敢和奉献的精神深深感染着。

  填志愿的时候,我毅然决然地填报了陆军军医大学。我想和姐姐一样,走进军营,成为一名白衣天使。如今我的梦想实现了,穿上了圣洁的护士服,我成为了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人。

  除夕那天,我接到了护理处的电话,要准备支援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随时准备出发!来不及吃母亲准备的年夜饭,匆匆收拾背囊,就要集结出征武汉了。父亲送我到家门口,他突然抱着我哭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他哭,我强忍住泪水,告诉父亲,会平安的。我甚至来不及抱抱我的宝贝儿子,就背上行囊出发了。

  老公开车送我至集结地,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我知道,千言万语都在心里。在登上去往机场的大巴,挥别送行的人们时,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经过紧张而有序地筹备,大年初二,我们开始收治患者。我的任务是在“红区”完成救治工作。按照标准防护流程,我穿上了厚厚的防护服,带上护目镜和面屏,进入了“红区”。

  在医院工作的第四天,我和四位护士在病房忙碌。有位重症的患者上着无创呼吸机,他的血管条件很差,我们在穿着防护服的情况下静脉穿刺显得非常困难。在我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地为他打好留置针的时候,他颤颤巍巍的手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我和几位护士也向他举起加油的手势,那一刻,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工作的第八天,我和同事四人进入病房,给患者分发早餐,整理床铺。这些患者脸上,挂着焦虑不安。要知道,要战胜病毒,良好的心态非常重要。我突然想到,用歌声吧,给她们换个心情。于是,我们和患者一起,唱响了这首有着无穷无尽力量的《我和我的祖国》!

  没想到的是,电视上播放了我们在病房为患者唱歌的镜头,看到患者充满希望的眼神,这一刻,一切都值了。

  作者: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员 吴婷婷大年三十这天,儿子得意地向我展示着春联,我和家人都在忙碌,精心准备着一桌年夜饭。然而,下午2点我接到单位命令:所有报名参加医疗队人员紧急集合,赴武汉抗击新型肺炎!

  作为一名在医院工作的军队文职人员、一位军嫂,看着“新冠”的确诊人数不断攀升,我揪心不已,主动报名参加了支援武汉的任务。

  老公默默替我收拾行李,我知道他很担心。他一直在鼓励我,同时安慰着孩子。我知道如果是换作他,他也一定会义无反顾,冲锋在前。

  我们到达的第一天,立刻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培训,第二天就开始收治感染病患。我主动承担了最危险的“红区”(感染区) 工作,按照工作强度,这里应该两小时换一次岗,但我们是四个小时换一次岗。

  第一次去病区工作,严格依照程序整套穿好后,防护服的沉重,加之第一次接触传染病患带来的心理上的压力,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迅速调整状态,不断地鼓励自己,很快便适应了。即使是这样,在这样的环境中连续工作四小时,已经是人体极限!

  印象最深的是我照护过的一位病患,是我们接诊的第一批患者。她来时穿着一件红色外套,我们都亲切地叫她“小红”。尽管病情严重,她却每天都到窗边晒太阳。她说自己虽然被隔离在病房中,但身上被阳光照耀着,生活似乎充满了希望。她在治疗过程中非常配合,她的信任和乐观给了我们更大的信心和决心。在医患双方共同努力下,“小红”的病情迅速好转,很快病愈出院。

  连续数天“红区”的工作,刚开始,出于对病毒的顾虑,我对接触病人还有点担心,没过多久,我们逐渐适应并熟识起来,内心早已放下了惧怕,转而是对他们的同情与呵护。

  为控制疾病传染,我们不得不有一个安全的距离。这是为了所有人的健康,也是为了这场防控攻坚战的胜利。但是我们与他们同在,隔离病毒,不隔离爱!

  与其说我们医护人员在感动着他们,他们的举动何尝不在感动着我们呢?一位病情较重患者的家属,每天都要不眠不休地照顾患病的丈夫。她的丈夫因为化疗原因血管条件不好,每次在我们穿刺失败时,她总会说:“没有关系,不怪你们,是他自己血管不好!”而这时她的丈夫也会很大度地配合自己的老婆说:“对,是我自己的问题,你们尽管扎,扎不好重扎就是!”夫妇俩总是给我们最大的包容,还不停地说要配合好我们,让我们非常感动。

  我们医护人员所做的有限,但是我们足够努力足够拼。同时,这群病人也自强不息不放弃,他们对医护人员充满尊敬,对生活充满热爱和憧憬,他们是群既温暖又可爱的人。

  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上高三。那年我的表姐和她的战友们毅然出征“小汤山”医院,战胜非典后光荣归来。至今我都清楚地记得新闻联播里姐姐一身帅气的军装,走下飞机,接受首长献花的样子。我被这种勇敢和奉献的精神深深感染着。

  填志愿的时候,我毅然决然地填报了陆军军医大学。我想和姐姐一样,走进军营,成为一名白衣天使。如今我的梦想实现了,穿上了圣洁的护士服,我成为了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人。

  除夕那天,我接到了护理处的电话,要准备支援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随时准备出发!来不及吃母亲准备的年夜饭,匆匆收拾背囊,就要集结出征武汉了。父亲送我到家门口,他突然抱着我哭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他哭,我强忍住泪水,告诉父亲,会平安的。我甚至来不及抱抱我的宝贝儿子,就背上行囊出发了。

  老公开车送我至集结地,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我知道,千言万语都在心里。在登上去往机场的大巴,挥别送行的人们时,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经过紧张而有序地筹备,大年初二,我们开始收治患者。我的任务是在“红区”完成救治工作。按照标准防护流程,我穿上了厚厚的防护服,带上护目镜和面屏,进入了“红区”。

  在医院工作的第四天,我和四位护士在病房忙碌。有位重症的患者上着无创呼吸机,他的血管条件很差,我们在穿着防护服的情况下静脉穿刺显得非常困难。在我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地为他打好留置针的时候,他颤颤巍巍的手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我和几位护士也向他举起加油的手势,那一刻,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工作的第八天,我和同事四人进入病房,给患者分发早餐,整理床铺。这些患者脸上,挂着焦虑不安。要知道,要战胜病毒,良好的心态非常重要。我突然想到,用歌声吧,给她们换个心情。于是,我们和患者一起,唱响了这首有着无穷无尽力量的《我和我的祖国》!

  没想到的是,电视上播放了我们在病房为患者唱歌的镜头,看到患者充满希望的眼神,这一刻,一切都值了。

  作者: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员 吴婷婷大年三十这天,儿子得意地向我展示着春联,我和家人都在忙碌,精心准备着一桌年夜饭。然而,下午2点我接到单位命令:所有报名参加医疗队人员紧急集合,赴武汉抗击新型肺炎!

  作为一名在医院工作的军队文职人员、一位军嫂,看着“新冠”的确诊人数不断攀升,我揪心不已,主动报名参加了支援武汉的任务。

  老公默默替我收拾行李,我知道他很担心。他一直在鼓励我,同时安慰着孩子。我知道如果是换作他,他也一定会义无反顾,冲锋在前。

  我们到达的第一天,立刻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培训,第二天就开始收治感染病患。我主动承担了最危险的“红区”(感染区) 工作,按照工作强度,这里应该两小时换一次岗,但我们是四个小时换一次岗。

  第一次去病区工作,严格依照程序整套穿好后,防护服的沉重,加之第一次接触传染病患带来的心理上的压力,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迅速调整状态,不断地鼓励自己,很快便适应了。即使是这样,在这样的环境中连续工作四小时,已经是人体极限!

  印象最深的是我照护过的一位病患,是我们接诊的第一批患者。她来时穿着一件红色外套,我们都亲切地叫她“小红”。尽管病情严重,她却每天都到窗边晒太阳。她说自己虽然被隔离在病房中,但身上被阳光照耀着,生活似乎充满了希望。她在治疗过程中非常配合,她的信任和乐观给了我们更大的信心和决心。在医患双方共同努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hui/2020/0221/913.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