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社会 > 武汉战“疫”日记丨出院前一天,阿姨高兴地在

武汉战“疫”日记丨出院前一天,阿姨高兴地在

[导读]:回家的路,对有的人来说,是一盏茶的时间;对有的人来说,却是生与死的距离。经历九天的治疗之后,我主管的程阿姨和她的老伴刘伯伯终于恢复健康。下午,他们即将同全院其他康...

  回家的路,对有的人来说,是一盏茶的时间;对有的人来说,却是生与死的距离。经历九天的治疗之后,我主管的程阿姨和她的老伴刘伯伯终于恢复健康。下午,他们即将同全院其他康复的病友一道踏上回家的路。

  一大早,程阿姨就告诉我,想到即将回家,她昨晚兴奋得睡不着觉。早上,她和老伴精心梳洗,收拾好行囊,连同科室其他七位患者,在九天前入院的相同通道,等待社区工作人员接他们回家。

  火神山医院副院长徐迪雄与病区主任、护士长及经管医师帮助他们拿着随身物品,将他们送到接送的出租车上。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我们开心地笑了。但同时百感交集,回想他们入院之初,生理和心理上都承受着巨大压力。但是他们一直相信,解放军医疗队有能力让他们好转起来,他们一直非常配合治疗。

  经过综合治疗和护士全方位护理和心理疏导,他们的症状逐渐好转,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多起来了。出院前一天,阿姨高兴地在病房里给我跳了一段广场舞,然后告诉我:“李医生,你看我这么运动都一点也不觉得累,我完全好了。”

  在这里,他们共同给对方打气,期盼早日康复,共同回家。对他们来说,最宝贵的东西不是曾经拥有的物质,而是陪伴着身边的人一起回家。

  对我们来说,闻令而动,是使命的召唤,是党旗下的承诺,是人民军医的担当;平安回家,是母亲的呼唤,是临行前对妻子的承诺,是作为父亲角色的责任。

  每天工作下来,衣服几乎被汗水湿透,甚至可以拧出水。我们没有退缩,全力以赴冲在最前线,承担着多重任务!

  进入方舱医院病房,一位阿姨竖起大拇指:“谢谢,谢谢你们!”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满满的感激和坚定的信心。方舱医院内现有一百四十多位患者,分别安置于五个区。年龄最大的九十多岁,最小的十九岁。有时看到患者比较费力地倒热水喝时,我总是前去帮助他们,但每次他们都说:“你们去忙吧,这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我们自己做。”

  晚上七点,对讲机里传来:“20名患者,马上从光谷医院转过来,请大家做好收治准备!”命令下达后,我们一边紧锣密鼓地准备床位,一边做好收治患者的登记检查工作。

  两个小时内,我们做好了二十名患者的收治工作。“请大家注意,还有21位患者即将转入方舱五病区!”紧接着,对讲机里又传来声音,我们再一次按照流程,依次办理好患者的入住手续,一一将患者安顿好。不知不觉,已经超过了下班时间四十多分钟,本想下班时和那位阿姨道声“晚安”,但是她已经熟睡了。

  无论下班多晚,我们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因为,我们队友之间还要互相监督检查,互相配合脱去满是汗水的防护服,不时地提醒队友洗手、注意标准动作……

  换好衣服,走出医院大门,马路边、树梢上早已银装素惠,风虽刺骨,心却温暖。因为,宿舍的大堂,桌上泡沫箱里装满了热腾腾的饭菜。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褪去了全身的疲乏,心里暗自感动着,原来食堂的员工们也还未休息,在等着我们下班归来……

  回家的路,对有的人来说,是一盏茶的时间;对有的人来说,却是生与死的距离。经历九天的治疗之后,我主管的程阿姨和她的老伴刘伯伯终于恢复健康。下午,他们即将同全院其他康复的病友一道踏上回家的路。

  一大早,程阿姨就告诉我,想到即将回家,她昨晚兴奋得睡不着觉。早上,她和老伴精心梳洗,收拾好行囊,连同科室其他七位患者,在九天前入院的相同通道,等待社区工作人员接他们回家。

  火神山医院副院长徐迪雄与病区主任、护士长及经管医师帮助他们拿着随身物品,将他们送到接送的出租车上。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我们开心地笑了。但同时百感交集,回想他们入院之初,生理和心理上都承受着巨大压力。但是他们一直相信,解放军医疗队有能力让他们好转起来,他们一直非常配合治疗。

  经过综合治疗和护士全方位护理和心理疏导,他们的症状逐渐好转,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多起来了。出院前一天,阿姨高兴地在病房里给我跳了一段广场舞,然后告诉我:“李医生,你看我这么运动都一点也不觉得累,我完全好了。”

  在这里,他们共同给对方打气,期盼早日康复,共同回家。对他们来说,最宝贵的东西不是曾经拥有的物质,而是陪伴着身边的人一起回家。

  对我们来说,闻令而动,是使命的召唤,是党旗下的承诺,是人民军医的担当;平安回家,是母亲的呼唤,是临行前对妻子的承诺,是作为父亲角色的责任。

  每天工作下来,衣服几乎被汗水湿透,甚至可以拧出水。我们没有退缩,全力以赴冲在最前线,承担着多重任务!

  进入方舱医院病房,一位阿姨竖起大拇指:“谢谢,谢谢你们!”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满满的感激和坚定的信心。方舱医院内现有一百四十多位患者,分别安置于五个区。年龄最大的九十多岁,最小的十九岁。有时看到患者比较费力地倒热水喝时,我总是前去帮助他们,但每次他们都说:“你们去忙吧,这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我们自己做。”

  晚上七点,对讲机里传来:“20名患者,马上从光谷医院转过来,请大家做好收治准备!”命令下达后,我们一边紧锣密鼓地准备床位,一边做好收治患者的登记检查工作。

  两个小时内,我们做好了二十名患者的收治工作。“请大家注意,还有21位患者即将转入方舱五病区!”紧接着,对讲机里又传来声音,我们再一次按照流程,依次办理好患者的入住手续,一一将患者安顿好。不知不觉,已经超过了下班时间四十多分钟,本想下班时和那位阿姨道声“晚安”,但是她已经熟睡了。

  无论下班多晚,我们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因为,我们队友之间还要互相监督检查,互相配合脱去满是汗水的防护服,不时地提醒队友洗手、注意标准动作……

  换好衣服,走出医院大门,马路边、树梢上早已银装素惠,风虽刺骨,心却温暖。因为,宿舍的大堂,桌上泡沫箱里装满了热腾腾的饭菜。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褪去了全身的疲乏,心里暗自感动着,原来食堂的员工们也还未休息,在等着我们下班归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hui/2020/0221/91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