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财经 > 吕建中:如何提升我国油气产业链的稳定性和竞

吕建中:如何提升我国油气产业链的稳定性和竞

[导读]:主导油气产业链的力量因素包括资本、资源、市场及技术。在不同时期或不同情景下,各种力量因素的主导地位和作用不尽相同。比如,北美页岩油气革命应当是技术与资本力量的结合...

  主导油气产业链的力量因素包括资本、资源、市场及技术。在不同时期或不同情景下,各种力量因素的主导地位和作用不尽相同。比如,北美页岩油气革命应当是技术与资本力量的结合,巴西深水盐下大发现可视之为技术与资源力量的结合,而各种各样以市场换技术、换资本、换资源的国际合作,也就不言而喻了。所以,仅靠一种力量因素,难以成就产业链,但稳定性和竞争力要取决于战略环节!

  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的“六保”要求。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又研究了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问题,明确提出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要求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巩固传统产业优势,强化优势产业领先地位,抓紧布局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加强国际协调合作,共同维护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

  能源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能源问题的核心是能源安全,这直接关系到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大局,对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能源既是重要的生产要素,又是重要的产业和行业,拥有庞大的产业链、供应链,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是保障能源安全的基础。经过几十年发展,我国已形成比较完整的能源产业体系,能源自给率基本保持在80%的较高水平,总体看能源安全是有保障的。但是,由于我国能源资源的基本禀赋是富煤、缺油、少气,石油和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较高,成为影响能源安全的重点和风险点。因此,维护油气产业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就显得十分重要。

  石油产业通常被分为上游和下游两大领域。上游主要包括石油勘探、开发和生产,下游则主要包括炼油、化工、销售。单纯从产业类型上看,上游属于资源采掘业,下游的炼油属于加工业、销售属于商业,三大行业的生产经营、技术及市场特征差异较大。但是,与其他产业不同,石油产业的上下游环节联系十分紧密,基本形成了一体化的产业链、供应链及价值链。天然气产业链相对简单,但上下游环节的联系也较为紧密,特别是管网储运环节对上下游环节发挥着关键的“承前启后”作用。

  回顾世界石油工业产业链的形成历程,早期主要是在资本主导下,以资本收益最大化为主线,延伸并连接产业链,表现为以“石油七姊妹”为代表的国际大石油公司垄断全球石油开发、加工及销售;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之后,随着资源国的强势崛起,形成了资源主导的产业链,表现为资源国向下游业务延伸,直接进入国际市场;再后来,全球石油市场供需趋于平衡,且经常供大于求,石油进口国的地位上升,以市场换资源、换资本,出现了市场主导的产业链,表现为石油进口国广泛开展国际石油合作,投资海外上下游项目,同时引入国际资本和资源国,合资合作国内下游项目等。展望未来,石油产业链的发展正在进入技术主导的阶段,就像互联网技术带来的产业群体那样,未来的石油产业链也将依靠先进技术进行连接。

  显然,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决定产业链稳定性和竞争力的关键要素不尽相同。在资本主导下,谁掌控资本,谁就掌控了产业链的纽带和命运,资本的逐利属性直接影响着产业链的布局。在资源主导下,所谓“资源为王”,谁掌控资源,谁就拥有了对产业链的控制力和对油价的话语权。在市场主导下,特别是在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石油消费国、进口国时期,石油消费市场对产业链、油价的影响力较大。进入技术主导阶段后,谁掌握了关键核心技术,谁就可望掌控石油产业链的战略环节。

  我国的石油产业链是在资源主导的基础上形成的,进入到国际市场的产业链则基本属于市场主导模式:石油公司“走出去”开展国际石油合作,国内扩大炼油能力加工进口原油,同时出口部分成品油,总体上形成了“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产业链格局,对国际石油市场上的风吹草动,都会有十分敏感的反应。特别是每一次国际油价暴涨对下游业务、暴跌对上游业务的冲击都难以避免。

  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及蔓延对国际石油市场、产业链、供应链都造成极大冲击。近期,随着中国及部分国家、地区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有所好转,石油消费需求明显回升,加之欧佩克产油国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减产协议生效,油价也开始走出超低“阴影”,但不排除后期存在油价继续大起大落,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变差的可能。

  一是继续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在低油价时期,要把有限的资金用到“刀刃”上,多做勘探、多找优质储量,做好产能和产量优化,尽量避免关井停产,筑牢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底线。油井不是水龙头,想开就开、想关就关。有些老油田、非常规项目,一旦关停,再想恢复就很难了。对此,国家应给予一定的政策保护。

  二是优化国内炼油化工布局。目前,我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炼油国,炼油产能过剩矛盾突出,需要进一步淘汰落后产能,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石油消费市场低迷倒逼炼油企业从单纯的燃料型向炼化一体化转型,即从以生产成品油为主朝着“油化并举、油头化尾”的方向发展。在这一过程中,也要防止将炼油产能过剩压力传导至化工领域,引发化工能力过剩的新局面。

  三是突出加强储运能力、应急体系建设。可以把对油气储运设施的投资摆到与国内油气勘探开发投资同等重要的位置,通过建设充足的油气储备能力,不仅能够提升应急保障能力,而且可以增强应对国际油气市场供应和价格风险的能力。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油价暴跌,与全球石油储备能力不足具有相当大的联系,油库和油轮成为产业链、供应链竞争的战略环节。

  四是深化海外油气合作。突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深化合作,重点处理好4个方面的关系,即传统能源业务与新能源项目、油气产业上游与下游项目、油气业务投资与社会事业发展以及企业主体与政府作用的关系,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指导下,按照“互利共赢”原则,携手维护国际油气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安全。

  五是大力推进技术创新。只有依靠技术创新,掌握关键核心技术,才能把握产业链的战略环节,带动产业转型升级,形成国际竞争力;坚持围绕产业链、打造创新链、实现价值链,借助“三链融合”为产业转型升级创造条件;同时,高度重视营造开放、包容、协同、有序、可持续的创新生态,努力占领技术制高点,培育产业链的国际竞争新优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j/5967.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