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恒发玻璃制品 > 财经 > 凯龙高科巨额采购资金支出存疑,关键客户兼股

凯龙高科巨额采购资金支出存疑,关键客户兼股

[导读]:【环球网 记者陈超】凯龙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内燃机尾气污染治理、减少有害气体排放的环保装备供应商,主导产品包括柴油机SCR尾气后处理系统、柴油机颗粒捕集系统、气体机...

  【环球网 记者陈超】凯龙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内燃机尾气污染治理、减少有害气体排放的环保装备供应商,主导产品包括柴油机SCR尾气后处理系统、柴油机颗粒捕集系统、气体机尾气后处理系统等三大类300多个品种,广泛运用于道路车辆、非道路移动机械、船舶用内燃机的尾气污染治理及工业污染治理。

  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2017年营收和净利同比增速还分别高达83.34%和210.34%,但是在2018年两项业绩指标增速就分别只有3.73%和2.86%,指向凯龙高科未来的盈利成长性令人担忧。

  根据招股书披露,冠亚(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凯龙高科的第4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73%;同时,公开信息披露还显示,潍柴动力及其子公司陕西法士特齿轮有限责任公司合计占有冠亚投资49.50%的出资,因此潍柴动力是冠亚投资主要受益方,潍柴动力则是凯龙高科的长期稳定优质客户。这不禁令人怀疑,凯龙高科在引入冠亚(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入股过程中,是否存在借助股权捆绑关键客户的目的?

  对此,凯龙高科在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潍柴动力是中国内燃机行业龙头企业、柴油机销量在我国排名第一,凯龙高科主导产品柴油机SCR系统销量在我国本土企业排名第一,双方的业务合作具有必然性、连续性;冠亚投资投资凯龙高科是由冠亚投资主导的正常的投资行为,凯龙高科不存在借助股权捆绑关键客户的目的。

  记者还发现,2014年4月,凯龙高科及其实际控制人臧志成与冠亚投资等投资人签署了对赌协议,约定凯龙高科自当时起一年半内未能完成IPO申报,则臧志成须回购上述投资机构所持凯龙高科股权。

  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凯龙高科经历过短暂的业绩“高光时刻”,当年该公司营收和净利分别高达6.3亿元和0.56亿元,当年潍柴动力对凯龙高科的采购金额高达1.43亿元、占比达22.64%;但次年业绩却出现了下滑25.76%,营收同比大幅下滑了,其中潍柴动力的采购额也减少到0.94亿元,直到2017年业绩才恢复到2014年的水平。可见凯龙高科的经营和盈利能力,对潍柴动力存在较大依赖。

  再来看凯龙高科的财务数据,根据招股书披露,凯龙高科在2019年上半年向前十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17740.28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重为49.54%,与此同时,招股书披露同期采购主要原材料金额共计19995.53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重为55.84%,上述两组数据都指向凯龙科技在2019年上半年的采购总额为3.58亿元。

  在此基础上,凯龙科技现金流量表中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科目支出金额为3.98亿元,同时考虑到凯龙科技存在票据背书支付的情形,招股书第446页披露“考虑票据结算因素后,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货款金额”在2019上半年为4.93亿元,这比凯龙科技同期的采购总额多出了1.3亿元以上。

  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这就应当导致凯龙科技的应付款项余额出现显著减少。但是根据资产负债表显示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末凯龙科技应付款项余额达3.38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3.74亿元,近减少了不足4千万元,这无法与前文测算的2019年上半年采购资金支出与采购总额之间高达1.3亿元的差额相匹配。

  对此,凯龙高科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部分主要原材料采用预付款的结算方式,所述2019年上半年应付款项余额变动无法简单等同于同期采购资金支出与采购总额差额。

  但是从客观数据来看,凯龙高科在2017年到2019上半年的预付账款余额分别仅为980.59万元、1087.56万元和1530.58万元,无论是绝对金额还是变动幅度,与该公司高达数亿元的采购总额相比,影响都极小,以此来解释该公司采购总额与采购资金支出之间高达亿元的差异,恐难以服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徐州恒发玻璃制品-首页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cj/377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